肉毒毒素治疗神经和神经精神障碍
2020-01-13

肉毒毒素治疗神经和神经精神障碍

用于预防或治疗神经精神障碍和/或神经障碍(包括丘脑介导的神经障碍)的方法和药物。神经精神障碍和/或神经障碍(包括丘脑介导的障碍)可通过将含肉毒毒素的药物外周给予至三叉感觉神经或其附近来治疗,从而可预防或治疗神经障碍和/或神经精神障碍。

焦虑症的发病人数大约占人口总数的10~30%,特征为经常出现恐惧的症状,包括唤醒、烦乱不安、应答性升高、多汗、心跳过快(racingheart)、血压升高、口干、想跑或想逃以及躲避行为。广泛性焦虑症持续几个月时间,并且出现:行动紧张(发抖、颤搐、肌肉疼痛、烦乱不安);自发性活动过度(气短、心悸、心率加快、多汗、手凉),以及警觉和扫描(scanning)(感觉位于边缘,夸张的惊恐反应,难以集中注意力),

(3)向耻骨直肠肌括约肌肉(intrasphincter)注射约30~80单位的以治疗便秘;

在某些实施方案中,提及的肉毒单位是指A型肉毒毒素的单位。在某些实施方案中,采用的肉毒毒素不是A型,但具有与A型相同的单位等价量。他的发作控制可在第一次注射后4周提高,他现在可只依赖双丙戊酸钠,已经成功断掉其他2种抗惊厥药。他可6个月不发作癫痫。

美国专利5,989,545公开了修饰的梭菌神经毒素或其片断,优选肉毒毒素,经化学共轭或重组融合到特殊靶部分后,可通过将试剂给药到脊髓用以治疗疼痛。

在某些实施方案中,组合物可包括一种类型的肉毒毒素(如A型肉毒毒素),作为活性组分抑制神经传递。在某些实施方案中,组合物可包括两种或多种类型的肉毒毒素,其对于丘脑介导的障碍可提供更强的治疗效果。例如,给予患者的组合物可包括A型肉毒毒素和B型肉毒毒素。给予含两种不同肉毒毒素的单一组合物可使每种肉毒毒素的有效浓度低于给予患者单一肉毒毒素时的浓度而仍然达到理想治疗效果。给予患者的组合物还可包含其他药物活性组分,如蛋白受体或离子通道调制剂,与一种或多种肉毒毒素相混合。这些调制剂有助于减少不同神经元之间的神经传递。例如,组合物可包含γ-氨基丁酸(GABA)A型受体调制剂,它可增强由GABAA受体介导的抑制作用。GABAA受体通过有效分流跨细胞膜电流来抑制神经元活性。GABAA受体调制剂可增强GABAA受体的抑制作用,减少电或化学信号从神经元传递。GABAA受体调制剂的实例包括苯并二氮卓类,如安定、奥沙西泮(oxaxepam)、劳拉西泮(lorazepam)、普拉西泮(prazepam)、阿普唑仑(alprazolam)、哈拉西泮(halazeapam)、氯氮平(chordiazepoxide)和氯氮卓盐(chlorazepate)。组合物还可包含谷氨酸受体调制剂,它可减少由谷氨酸受体介导的刺激作用。谷氨酸受体调制剂的实例包括可抑制通过AMPA、NMDA和/或谷氨酸受体的红藻氨酸盐的电流的试剂。组合物还可包括调节多巴胺受体的试剂,如抗精神病药、去甲肾上腺素受体和/或5-羟色胺受体。组合物还可包括影响通过电压门控钙通道、钾通道和/或钠通道的离子流的试剂。因此,用于治疗丘脑介导的障碍的组合物可包括一种或多种肉毒毒素,外加可减少神经传递的离子通道受体调制剂。